【黔体头条】贵州长跑运动员“制造厂”——威宁将打造中国“肯尼

  在贵州的体育界有一个共识:来自高海拔的乌蒙山深处的威宁人特别能跑,所以,威宁运动员一直是贵州田径队的一支生力军。由于基层教练员流失、经费紧张等种种原因,贵州的田径发展一度陷入桎梏。不过,在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省运会重启的利好形势下,贵州“田径小省”的帽子即将作古,乘着这阵东风,威宁也将成为贵州田径的黄埔军校。

  “这是贵州田径的‘遵义会议’!”短短四个小时的会议,让参会的贵州体育人们欢欣鼓舞。这个由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多个高原省市自治区体育人参加,共同探讨田径高原人才培养的会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它选择放在一个西部县城召开,是威宁这块亟待开发的“田径金矿”的机遇。

  “发展体育也能扶贫。”国家体育总局田径管理中心耐力项目部主任田晓君说,地处乌蒙山连片特困地区深处的威宁县是贵州面积最大、海拔最高、人口众多的县,扶贫开发任务艰巨。经过调研发现,威宁运动员长期在省田径队占有较大比例的情况并非偶然,威宁的海拔和纬度,与世界长跑之乡肯尼亚高度相似,非常适合高原田径训练。

  早在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就提出了世居高原人才培养计划,大力推进世居高原的青少年从事田径耐力训练,目前已有9个省、区加入此行列,经过多年的发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里约奥运会上,长跑耐力项目取得了竞走项目两枚金牌、一枚银牌、一枚铜牌的优异成绩。贵州长跑运动员丁常琴也在仁川亚运会取得了1万米银牌及5000米铜牌。

  田晓君表示,作为高原人才培养计划重要基地的威宁县,正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全力打造世界顶级中长跑高原训练基地,对中国中长跑项目的发展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对贵州田径发展来说,这次会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长跑运动将成为威宁的一大特色,将为国家体育发展培养更多人才。

  对内,威宁可以培养训练贵州自己的运动员;对外,将有大量的国家级运动队到威宁来驻训。“海拔2240米之上,孕育着无数中长跑苗子。”站在阳光铺就的草海步道旁,贵州省体育局巡视员秦志浩指着手上的海拔表,兴奋不已。除了海拔、纬度和肯尼亚高度相近,威宁全县的148万人口,30多万学生,是一座大型青少年长跑后备力量储备库,为中长跑运动发展奠定了人口优势。也许肯尼亚太遥远,云贵高原的另一端就有成功的例子。

  “地处高海拔地区、人口众多、扶贫任务艰巨。”培养了三个世界冠军、二十多个全国冠军的会泽县体育运动学校校长陈吉来表示,同处云贵高原的威宁与会泽有着太多的共同点。“在会泽,农村孩子都有一个共识——体育改变人生。”陈吉来说,除了地理位置相近,威宁和会泽两地人的饮食习惯都是简单绿色环保,洋芋是重要的主食,尤其是农村的孩子,从小在山地上健步如飞,天生心肺功能强,身体底子厚,而且有一种渴望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动力。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幸运的是,威宁这匹黑马得到了赏识。为了开发威宁这块“田径金矿”,除了贵州省体育局与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威宁县人民政府携手,还有来自企业的资助。就在11月24日,一场名为“体育扶贫贵州 运动改变人生”的捐赠仪式在威宁县南山中学举行。

  2016年贵州省田径优苗选拔赛鸣枪,来自贵州省体校、遵义市体校等训练单位的长跑苗子们开始3000米、5000米、10000米的比拼。

  对许多学生来说,捐书、捐衣服都常见,但是捐跑步装备还是第一次遇到。都邦保险贵州分公司总经理张维勤表示,捐赠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但是对都邦来说,关注爱体育的孩子,让孩子通过跑步来改变人生,这同样重要。“也许下一个奥运冠军就在110名长跑苗子里!”

  威宁县县长陈波表示,在省体育局的体育扶贫全力指导下,目前威宁将正在规划的一场三馆建设进行了部分调整,以符合长跑训练的需要。目前威宁已有23个乡镇(街道)、298个行政村建立了体育活动场所,乌撒体育馆、标准田径场等城区体育场地建设初具规模,为各种体育活动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构筑跑步金字塔,每一层的孩子都需要被关注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体育学校校长康宏希望威宁也要重视“文体结合”,专业运动队吸纳、高校特招,只是少数学生的归宿,更多的孩子,还需要有一个科学系统的保障。

  康宏表示,巴彦淖尔体校为了做到文体两手抓,用了多年时间探索出一套机制,威宁有那么多成功的例子可以借鉴,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