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俄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然其公布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WADA包

  北京时间13日深夜,来自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在其网站上声称,在侵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拿到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后,他们发现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斯·拜尔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那么俄罗斯黑客是否真的揭露了美国禁药丑闻?其目的又是什么?

  日前,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入侵世界体育反兴奋剂组织(WADA)数据库,宣布掌握了美国等国家运动员服用禁药被包庇的证据,并公布了涉及拜尔斯、威廉姆斯姐妹等4名美国运动员的“涉案证据”。

  里约奥运会期间,体坛+app对俄罗斯禁药问题、国际体育组织运行机理进行了深入解读,有兴趣的读者可点击文末关键词“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五环内幕”延伸阅读。

  在俄罗斯,这个目的达到了。国际奥委会出面谴责俄黑客行为并证实涉事运动员清白,这让俄罗斯人可以进一步认为国际奥委会也是由白宫而不是克里姆林宫操控的组织。间谍获取的情报,不一定都是高科技,时常为本国舆论所消费。邻国如果不进行仔细分析,也可以消费得很欢。

  答:英美媒体更多是引用国际奥委会、WADA、美国反兴奋剂组织等机构的官方谴责,并为所涉及的运动员辩护。

  法国《队报》认为黑客行为纯属政治炒作,所谓“禁药证据”在体育法理上无甚说服力,只给了豆腐块大小的空间。

  意大利媒体报道篇幅很大,认为WADA必须就此改革,参照意大利的严厉标准,略有自我标榜,后面我们会谈到。

  答:不能。首先,如我们此前的解析,WADA只是反兴奋剂运动的协调和统筹机构,大赛期间的药检和审理由单项协会和国际奥委会负责。进入WADA数据库储存的运动员获准服用违禁药物的医生证明是由单项协会或国际奥委会提交的,和WADA并无直接关系。

  其次,国际奥委会、单项体育协会、WADA的工作人员来自全世界,包括亲俄阵营以及传闻中被俄国人控制的多个单项协会,如果有专门包庇美国的系统存在,老早就曝光了。

  答:任何材料都有价值,否则就没有存在的理由。“魔幻熊”声称他们公布的4名美国运动员材料仅仅是冰山一角。

  因此,最重要的是接下来看看这个俄黑客组织能揭开多大的冰山。一个国家找出4个人,这个比例目前还太小,算不上核弹。

  如果俄罗斯人能够找出材料证明美国体操队多数成员都有“多动症”并和拜尔斯一样获得服药治疗许可,那么就说明美国体操界利用医生证明作弊。

  或者,如果能找出材料证明菲尔普斯、罗切特等人统统依靠医生证明洗白药检阳性,也能让美国体育成为丑闻主角。绝对不能仅仅是目前4人,尤其拜尔斯能证明从小就患有多动症并获得长期定剂量服药许可,而威廉姆斯姐妹的短期服药许可和她们伤病最频繁的时期完全吻合。

  答:当然存在,而且存在被广泛滥用的情况。你相信一个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严重哮喘、糖尿病等疾病然后超强度训练获得奥运、世锦赛金牌吗?是不是未来寻找运动天才都得从先天性心脏病、严重哮喘患儿里寻找?

  2006年都灵冬奥会全世界运动员被查出65例药检阳性,只有1例被罚,其余64例都有医生证明保驾护航过关。当时WADA还只是一个新生组织,这是为什么WADA作为协调机构,近年一直致力于制定和推行越来越严格的审核制度。WADA全球联网数据库里储存运动员整个职业生涯各种数据和材料,正是为了实现更好的监控。

  严密监控之下,医生证明被驳回的案例也是广泛存在的。提供医生证明的运动员,药检中的禁药含量数值必须和医用结果吻合,否则,医生证明也可以推翻。意大利今年一名橄榄球运动员体内被查出有100多种禁药,这是任何一种医生证明都帮不了他的。

  俄黑客要让美国体育成为丑闻主角,一定需要在数据库里找到并公开美国运动员大规模滥用医生证明服药的证据。如果要让“包庇美国”的说法成立,还需要同时展示其他国家如俄罗斯、中国运动员“合法用药”医生证明比例严重低于美国,或者是完全相同的案例其他国家运动员提供医生证明被大量驳回而美国运动员被大量获准。

  答:如果能提供上文提到的证据证明WADA包庇美国体育的“冰山证据”,就足以打击WADA、国际奥委会和相关单项组织,而且是核弹级别的打击,以后奥运会都可以不不用开了。

  如果不能提供上述证据,仅仅是为俄罗斯人民提供“国际反俄势力”证据,也就是让普京党人自我陶醉一番,实际整件事情只会对WADA有巨大的帮助。

  答:因为单项大赛和奥运会的药检完全掌握在单项组织和国际奥委会手中,包括几年后的复检,从检测、审核(例如医生证明)、通知到处罚缺乏统一的标准,WADA都不直接参与。各协会处罚标准更不一致.

  俄罗斯人怀疑WADA用医生证明为美国人开脱,实际认可这些医生证明的是单项协会,而WADA的敌人一直是单项体育协会,WADA怀疑多个单项体育协会药检不严格、或是默许全世界顶尖运动员用医生证明为自己开脱以求保证本项目的健康形象和商业价值。

  这样一来,WADA更会提高嗓门,要求直接进入各种大赛药检,权力更大。如果WADA是个反俄组织,岂不是让俄罗斯更遭殃?

  意大利奥委会过去曾有过国家级别的大规模禁药丑闻,这算是痛定思痛后的做法,意大利人想成为世界反兴奋剂运动的标兵,甚至禁止高原室等非药物恢复手段。

  一方面,意大利标准获得了很好的收效,自从不认可医生证明,来找单项协会和意大利奥委会提交先天性心脏病、哮喘等病历报告的运动员人数急剧下滑,滥用医生证明的做法受到了打击。

  另一方面,需要接受治疗的运动员得不到及时治疗甚至留下严重后果。意大利女子体操天才瓦妮莎•费拉里10年前曾拿到世锦赛个人全能金牌,但跟腱炎症一直得不到良好治疗,需要的药物全是禁药。10年来她一直是带伤训练和比赛,有时长时间歇业静养,里约奥运后,她不得不接受跟腱手术。

  医学专家们的看法在意大利体育界比较有分量,多数专家的态度出发点是健康和医学而非体育和竞技,这导致“有伤有病就不应该搞体育”成为主流——但对于瓦妮莎•费拉里来说,要治好跟腱炎症就必须使用违禁药品,按照意大利的反禁药标准,要使用必须退役,而如果退役,意大利会失去一个几十年一遇的体操天才。为了自己的爱好乃至意大利体操,她必须有病不治带伤坚持。这样的制度是否又缺乏灵活性?

  自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公布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导致国际奥委会作出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后,他们的官网就多次受到了黑客组织的攻击。

  而在北京时间13日深夜,来自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在其网站上声称,在侵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拿到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后,他们发现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斯·拜尔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

  该黑客组织已经将几十份有关美国运动员的数据报告上传到网络上。他们称小威在2010、2014和2015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盐酸羟考酮(oxycodone)、氢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强的松(prednis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而其姐姐大威廉姆斯在2010至2013年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泼尼松(prednisone)、泼尼松龙 (prednisolone)、曲安西龙(triamcinol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但揭秘的文件中并没有显示有医生的诊断书作为WADA允许她们使用这些含禁药成分的药物。

  而西蒙·拜尔斯曾在今年8月的一次药检中被检测出违禁药物盐酸哌甲酯,但她并没有被取消参赛资格,而在2013至2014年,拜尔斯还被允许使用右旋安非他命(dextroamphetamine),魔幻熊声称:“在侵入数据库得到这些文件并详细研究之后,我们发现有几十名美国运动员的药检是不合格的。而这些里约奥运会的奖牌得主是在披着诊断证书的光环下非法使用了强效药物。”

  换句话说,他们是得到允许使用了违禁药物,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和国际奥委会医学和科学部门的腐败和欺骗性。

  该网站还声称在美国女篮队员艾琳娜·戴勒·多恩的药检中查出了安非他明。此外,从2014年开始,多恩就开始使用氢化可的松,这同样是一种违禁药物。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后证实,他们的数据库被魔幻熊组织侵入,并窃取了大量数据。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称:“俄罗斯的黑客组织窃取了里约奥运会的一些运动员资料以及医疗数据,并将之发布在网络上。对于运动员的机密信息被黑客组织掌握并造成的泄露威胁,我们深感遗憾。”

  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遗憾和担忧的恐怕还不止于此,随着魔幻熊组织披露更多的揭秘文件,他们或许将面临新一轮的风暴。